三代通信人
 
 
     
     
     
  姥爷是我们家的第一代通信人,爸妈是第二代,我是第三代。我和姥爷、妈妈常坐在一起拉家常,他们会常常讲起过去的故事。
姥爷1956年参加工作,每天穿着绿色的邮政衣,骑着绿色的自行车,挎着绿色帆布包,走街串巷。大爷大婶见到他,“李师傅,有我的信吗?”“李师傅,帮我捎封信吧。”姥爷说他每天去村里送信,感触最深的就是人们期盼的目光,和那一封封信的温度。送信、寄信,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,他是投递员,更是情感的信使,是他们用脚步织就了通信网。


姥爷退休了,妈妈接班。妈妈是第二代通信人,也是第一代移动人。妈妈说:“我1983年参加工作、2015年退休,见证了从邮电局到移动分家的过程。最早是话务员,每天转接电话、把电报译成电码。刚认识你爸的时候,他是机线员,每天安装电话、维修电话。后来分营你爸到了联通,成了第一批联通人;我到了移动,成了第一批移动人。”从营业员开始发展BB机、大哥大,挨家挨户上门清理欠费,到市场部发展神州行、全球通,再到集客部集团建档、业务拓展,说起十几个人白手起家的过往,她的脸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自豪。


2012年我进入了移动大家庭,带着姥爷、爸爸妈妈的故事,成为了第三代通信人。不知不觉在和姥爷、妈妈的谈话中,猛然发现自己已经工作了7个年头,见证了移动大象的凤凰涅槃。我爬过楼顶、穿过玉米地,跑过东平大大小小所有的基站,我们网络部的女同志个个都是女汉子。


作为第三代通信人,重温老一辈走过的路,发现正是他们开拓奋进、奉献攀登的精神照亮了我们前进的道路。我们即将迎来万物互联的5G新时代,我的身上承袭着老一代通信人的光荣和梦想,世界在变,不变的是一代代通信人为通信事业不懈奋斗、无私奉献的信心和决心!
(东平移动 闫涵)

 
      目录    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