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代求学记  
     
     
     
  我的父亲,与新中国同龄。他小时候,爷爷无论家里多么困难,都坚持送他上学。
听父亲说,他上高中的时候,学校离家有六十多里地,没有自行车,交通工具就是双脚。每星期周末回家一次,往返一天时间花在路上,还要背一个星期的干粮、咸菜。
有一年发大水出不了村,是爷爷和乡亲们划着大笸箩,把父亲送了出去。
父亲是村里为数不多的高中生之一,只是赶上了文化大革命,失去了继续求学的机会,回村当了会计。
文革结束,恢复高考,父亲发誓要让孩子都考上大学。
我家姐弟四个,父母全心全力地供我们上学。
条件渐渐好了,我们上初中时有了自行车,当然每星期还要带干粮,吃饭前送到食堂热一下。咸菜也是带的,家境好的有香椿芽、花生米等,还有几块钱的零花。
上高中时,可以把家里的麦子带到学校换成饭票,食堂也开始供应饭菜了。
那一时期家里两个高中生、两个初中生,四个孩子交替回家过星期天,都要改善生活、都要交学费,家庭的负担压得父母喘不气来。记得有年暑假雨下得特别大,把院墙冲倒了,面对敞开的院子,父亲坐在屋里抽着闷烟,而我们却吵着要他赶快把院墙垒起来,父亲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:“垒了院墙,你们下学期的学费怎么办?”我们都默不作声了……
困难没有阻断我们的求学之路,一家人齐心协力,我们四个都上了大学……
等到我儿子上学的时候,爷爷奶奶、爸爸妈妈天天接送,回家有人辅导功课;上了中学,每天回家吃热乎饭;上了高中,家离学校也很近,而且自行车换成了电动车,更加方便了。
儿子学习成绩优秀,没有辜负家人的期望和付出。高三毕业后,他考进了理想的大学,现在正朝着心中的目标继续努力…… (德州陵城移动 李艳荣)
 
      目录    >>>